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年人-家园

温馨的家欢迎您!

 
 
 

日志

 
 

【转载】【引用】同人堂【二】【恋老情怀】  

2016-03-26 20:35:03|  分类: 男女之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同人堂【二】【恋老情怀】 - 眷恋夕阳 - 【天堂的颜色】来自天堂的故事--

 

   “他老家在离市区近五个小时的一个小镇,他弟弟明天结婚,担心他开夜车出事,再说这里反正每半小时左右便有一趟开往市区的远郊大巴可以回去,所以我让他提前开车回家去了。不曾想鱼没有钓着,又下起了雨来,开始雨小没太在意,后来越下越大,便在桃树林中一个空置的草棚内躲了一会儿,看着这雨实在是停不下来了,只好冒雨赶到这路边等车,可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见到一辆公交经过。要命的是,这个公交车站连一个挡雨的地方也没有。”他说。可能是开始熟了起来,他的话也多了起来。

    “你应该打电话叫车来接你,沿这条路后方不远处有一段地方正在维修,远程公交车已经改了车道。”我一边用毛巾擦着前窗上的雾气,侧过头问,看他似乎冻得有些发抖,便顺手打开了暖风。
    “谢谢!”他又冲我淡淡一笑:“我在河边洗手时将手机掉进了水里,开不了机,想找人借一个电话用用,可却见不到一个人影。”

    他取下头上被淋湿的帽子,摸了一把短平头发上的水珠,放下帽子,又将最外面的耐克牌圆领衫脱了下来,拧成一坨放在一边,再又理了理剩下的紫红色的圆领T恤。
    “你喜欢耐克?”我看了看他从头到脚的着装,问。
    “和你一样。”他上下的打量着我。
    “看来我们是臭味相投。”
    “你说话很有意思!”
    “是吗?”我看着他并开始仔细的打量起来,头不大但型很好,后脑勺和头顶都较平,又硬又黑的头发理得很短,只是两鬓和靠近脖子边缘的发丝有些斑白。国字型脸面如玉雕一般轮廓分明,相对于一对浓眉和挺拔饱满的鼻子来说,眼睛似乎是过于小了一点,眼睛虽小,但却较为细长,而且是近些年很流行的单眼皮,有着让人看不透的深邃的眼神,两腮和下巴上的胡须刮得很干净,留下一片铁青。可上嘴皮却留着一抹浓黑整齐的胡须,看得出是经过他精心的修理。他这一笑,嘴角的两端便微微上翘。眼角浓密的鱼尾皱便毫无保留的显现了出来,眉峰正中便形成了一道深而有力的“川字型”沟壑。
    一股成熟男人的气质尽显无余。
    “好个熟男!可惜眼睛实在是小了一点。”我心中暗想。有些使坏的冲他笑笑:“你不把沾满泥浆的裤子也脱下来吗?我再把暖风开大些,应该不冷。”
    “裤子就免了吧,光着屁股可不雅观。”

    “那才叫坦城相见嘛!”我暗想,难道你没穿内裤不成?又怕他尴尬,便笑了笑,点了点油门,转动方向盘,问:“住市区哪里?”
    “你把我带到能打上的士的地方就行了,我自己打车回家。”他说。
    “不!我要免费送你送到家!”我再一踩油门,朝着前面的隧道口开去。
    “就算前世没有过约定,今生我们都曾痴痴等,茫茫人海走到一起算不算缘分,何不把往事看淡在风尘,只为相遇那一个眼神,彼此敞开那一扇心门,风雨走过千山万水依然那样真,只因有你陪我这一程……”
    我打开音响,放起我最爱的《缘份》。猛然发现,这首歌竟然与此情此景有着如此的巧合。
    “这首歌怎样?”我问。
    “歌词不错。”
    “似乎很适合我俩现在的处境。”我笑了笑。
    “这应该是男孩子唱给女孩子听的吧。”他侧过头来看我。
    “是啊,可惜你不是女孩子。”
    “那就祝你下一次再遇上一位天仙一样漂亮的女孩子吧。”他说。可能是暖风起了作用,说话流畅多了。
    “算了,要今天我遇上的是一个女孩,也许我早就逃之夭夭了。”
    他好奇的看着我:“为啥?”
    “荒郊野外,夜幕低垂,细雨纷纷,你敢与一位漂亮的女孩搭话吗?”
    “如果再加上桃花深处,红颜孤灯,乐声凄美这三句,你可能会跑得更快。”
    “我俩应该合作出一个香艳的恐怖故事来,现如今,恐怖小说在网络上很盛行。”我笑了笑,愈发觉得这个老头子不同寻常。
    “你的想象力不错!”他伸手在裤兜里掏了掏,掏出一个很精致的正方型火柴盒来,用手打开看看,然后又扭头冲我淡淡的一笑。
    看得出,他平时一定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即便是偶尔的笑笑,也是那种淡淡的笑,几乎让人感觉不出他的笑容。
    “怎么?现如今你还在使用火柴?”

    “习惯了,改不掉。”
    “看来你是一个比较恋旧的人。”
    “是吗?”他突然侧头看我。
    “一定是!”我侧头看着他笑笑:“不过,你这火柴盒很漂亮。”
    “算是吧。现在火柴不好买。我是托一个开酒店的朋友在订制火柴时顺代给我做的。”
    “哈哈,你真有意思。”我忍不住笑。市场上都很难再买到火柴了,放着随处可见的打火机不用,他却为了抽烟而托朋友专门订做火柴。这在以前我真的很难想象,今天却真正遇上了。

    “你说话也很有意思!”他扭头看着我。又将被雨淋湿的火柴放回裤兜。
    “这被雨淋湿的火柴还能用吗?”我问。

    “不能,我回去找个地方把他扔了!”他说。
    看来他是要找一个可以扔垃圾的地方将火柴扔掉,而不是直接将无法再用的火柴随手扔出窗外,我又冲他赞许的笑了笑。文明不是讲出来的,而是体现在生活当中的每一个习惯性细节。而这些不起眼的细节,又正好体现出一个人的素质与修养。

 

 

 他也抿嘴笑了笑,两只手放在一起搓了搓,手腕上一块又厚又大的手表闪闪发光。平时就喜欢玩表的我,一眼便认出这是一块极其昂贵的名表。

    “不过,比起精美的火柴,你手腕上的这块劳力士更好!”
    “这是朋友从瑞士给我带回来的。原产货。”他微微一笑:“你眼力不错!”

    “我这个人嘛虽然小气舍不得买好表,但却喜欢。”
    “现在已没有多少人带腕表了。”
    “是啊,由此进一步推断,你不只是恋旧,同时一定还很专情。因为念旧的人往往都会专情。”

    “是吗?”他说。又掏出一盒被雨淋温的香烟来,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想抽烟了?您请随便!我车里不是禁烟场所。”我说。

    “我的烟已经抽不燃了。”
    “哈哈,原来如此,你是看到了我这里的香烟引起烟虫了吧,自己拿便是。”我忍不住大笑,将座位旁边的香烟递给他,又下移了一点车窗。
    “谢谢!”他丝毫不客气,急着掏出一根我递给他的烟,又拿起我放在一边的火机点上,狠狠的吸了好几口,再又慢慢的对着车窗吹出去,看那美劲,我都有些羡慕了。
    “你应该还需要这个吧?”我又将手机递了过去。

    他看着我。
    “这天都快黑尽了,你不怕你的家人着急?”

    “哦,谢谢!”他说。接过电话,拨通了放到耳边:“喂!老林呀,我是老戴!………我的手机掉水里了,你当然打不通了,什么?你正打算找车来找我?尽说好听的话,早上叫你陪我一起来钓鱼你不来,这下又假装好人。你也不用找车来接我了,我现正在回家的路上……”
    “你姓戴?”见他挂了电话。我问。又发现自己是多此一问。

    “代表的代,他们都叫我老代。”
    “这个字的姓不多。”我侧头看了他一眼:“刚才你一腿泥浆,戴着帽子披着破塑料布的时候,我差点叫你大爷呢,现在看来你并没有那么老,改叫你代叔吧。”话一出口我便发现不对,急忙补充:“是代叔而不是袋鼠。”
    “哈哈哈……”他终于是大声的笑出了声来:“我五十五岁,你还是叫我老代吧。”他又抽了一口烟,对着窗外慢慢的吐尽烟雾:“还不知道你如何称呼呢。”
    “明哲。明亮的明,哲理的哲。”我说,轻打方向盘,这里是一个很大的盘山弯道。

    “明哲?”

    “怎么?这名字不好?”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很有深意的名字。”他急忙又说:“这名字耳熟。”
    “你听说过?”

    “哦,想起来了,我看过本市的东江日报上一个叫明哲的时事评论专栏,非常不错。”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电话你还可以用,比如给你的家人。”

    “不用了,打一个就够了。”

    我没有再问下去,我一向不爱打探别人的私人生活。只是奇怪他既然已经向老友报了平安,为啥就不怕家人为他着急。出了山谷,雾气轻了,雨小了不少,便加了加油门。

    “你今天到桃花谷做啥?”短暂沉默过后,他突然扭头问我。
    “参加同学聚会。”
    “哦,还是有同学好呀。”
    我笑了笑,又似乎有些感伤起来,看了他一眼:“是呀,要不是因为这场聚会,你今晚就只能露宿桃花林了。”
    “所以,我应该要感谢你的同学们。”他说。又是淡淡的一笑。
       可能是太累了,也可能是终于是坐上了回家的车,不冷也不愁,放宽了心,车开出桃花山谷不到半个小时,他居然靠在座位上睡着了,而且还睡得很香。

    本来正暗自庆幸能有一个人陪着我走过这一段无聊的旅程,不想他却睡着了。
    “可怜的小老头!”我暗想,见他睡得香,不忍心叫醒他,便调低了音响的音量,又调高了一些暖风。
    一个小时后,车子终于是进入了市区。

    与僻静幽深的桃花谷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虽然亦是飘着细雨,但街灯霓虹交相辉映,车辆如织,雨中流动的雨伞像各色盛开的花朵。
    侧头看他还在熟睡,但也不能不叫醒他了,放慢车速,正要叫醒他,不想他却自己醒了过来。
    “怎么?这么快就到市区了?”他直起身来,往着车外打望。

    “恭喜你!你醒得很准时!”我开玩笑。

    “不好意思!你看我都睡着了,一路上也没有陪你聊天。”
    “你住哪?”

    “要不我就在这里下吧,这里的士多。”

    “我的油费是可以报销的。”我接着往前开。
    “那就去桃花郡吧。知道怎么走吗?”他动了动身子,没有一点的推辞。像是在早等我这一句话一般。看来他还真不客气。
    “那是一个好地方,我当然知道怎么走了。”我说。
    桃花郡是本市有名的高档花园小区,住着的大都是名流权贵。看来这个半老的老头还真有点不简单。我不禁又想。

    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作者:长江的风】

 

 

               眷恋夕阳

 

 

  评论这张
 
阅读(1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