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年人-家园

温馨的家欢迎您!

 
 
 

日志

 
 

【转载】【引用】同人堂【十九】【恋老情怀】  

2016-03-26 20:21:07|  分类: 男人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同人堂【十九】【恋老情怀】 - 眷恋夕阳 - 【天堂的颜色】来自天堂的故事--
 
 
见坤叔对小哑巴和大肚佛的话题很敏感,便笑了笑:“我是说如果你不方便去林老爷子家,那就去我家坐坐吧,我晚上请你喝酒,然后送你到机场。”

    “不了,明哲,我还有好多的资料要准备呢,而且这次去我还会带上我的助手,也正好借下午这点时间和他商议一下案子,晚上我让司机送我到机场就是了。”

    “那我现在就开车送你回家?为坤叔大人效劳是我的荣幸!”

    “明哲呀,你总爱说爱笑,生活中一定少有烦恼。和你相处,我发现自己也开始变得年轻了。”

    “哈哈,看来我的功劳不小。我很开心能给你带去快乐,你快乐所以我也快乐。对了坤叔,你一定要早点回来,不然我会想你的,我现在越来越发现我离不开你了。”我开着车,用余光偷偷的观察着他的神色。

    “我也一样,因为……因为我们是朋友。”他说。显然是差点说错。但听他这一句话,我心里很是温暖。侧头看着他,本想再问他一句那你爱我么,可实在是不好开口,只好作罢。

    很快便到了坤叔的家门口,停下车:“叔,如果你真有事,那我就不打扰你了,祝你一路平安。”

    “不进屋坐一会了?”他一边下车,一边扭头问我。

    “你忙,我就不打扰你与助手研究案子了,等你回来的时候,不要忘了让我去机场接你。”

    “这当然好。”

    “再见!”我说,隔着车窗冲他做了一个飞吻。

    “不正经!再见!”他说,笑了笑。然后急匆匆的开门进屋去了。

    探头看着他消失的背影,于是我心里又再一次的失落。坤叔呀坤叔,你真的不在乎我的存在么?你为啥不对我也来一个飞吻?或者是先目送我走远了再转身进屋。

    突然之间,心里空荡荡的。我还得回到自己的家,没有坤叔陪在身边,我该怎么过?

    我知道,我的伤感是来自我自己的一厢情愿,这种爱只能是深埋心底,无法表达。

    我自信我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但自从与坤叔的一次偶遇过后,我发现我愈发的多愁善感起来。

    坤叔他明白我的心么?如果坤叔他真是同志,他会像我爱他一样的爱上我么?

    回到家里,没有事做,也不想做啥,躺在床上便迷糊着睡了。

    醒来时天已经黑尽。一看时间,19点正。

    想着坤叔今晚还要飞到北京,担心他事多忘了时间,便打电话过去想提醒一下他。

    电话通了:“喂,明哲呀,你打电话有事吗?”坤叔在那一头问。
    “没有事就不可以打电话了吗?”

    “你说啥……”从电话中听到他那边很吵,可能他没有听清。

    “亲爱的,我想你了!这下能听见吗?”我干脆大声的说。
    “没有一个正经!”

    “看把你吓得,我是提醒你不要误了航班。”

    “谢谢!我这会正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过一会儿就赶往机场。”

    “早点回来!”

    “好的,我回来后第一时间与你联系。”

    “不,是提前联系,我好到机场去接你。”

    “好的!一定!”

    挂下电话,又开始觉得心里空空荡荡,总觉得失去了什么,做啥都提不起兴趣。

    披上外衣下楼,在小区门口处的麦当劳吃了一个汉堡,又喝了一杯热咖啡。回家。

    靠在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无聊,看看腕上的手表,已是十点过了。坤叔这个时候应该正在飞机上吧,心爱的人儿又飞去了北京,不知这次又要多久才能见面。

    打开电脑挂上QQ,想找人聊聊天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刚一挂上,大肚佛就蹦了出来,马上向我发来了语音请求。接通。

    “哈哈哈,你好呀,毛毛虫大作家。”
    “大肚皮先生您好!还没有休息?”

    “啥话哟,这不才十点过吗,睡不着,就等你上线呢,我还真的有些想你呢。”说完,他又是哈哈大笑。震得耳心发麻,害得我急忙调低音量。

    “今天过节,您没有出去走走?”我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以免让他听出我就是明哲。

    “今天早上去一个老朋友家拜访了一下,后来没事就回来了,不过晚上又与老友在一起喝了一回酒。”他说,看来他还没有听出我的声音来,他也不可能想到会有如此的巧合,想不到他一再想见面认识并邀去同人堂的人其实已经与他打了照面。

    听大肚佛这样说,我突然又想起了坤叔来,他该不会是和坤叔在一起喝酒吧。急忙又问:“您说的老朋友是指的同性朋友吧。”

    “这个……你猜对头了。”

    “一定又是一位被您这位万人迷先生迷倒的多情帅哥吧,看来您今天是快乐的一天。”

    “哈哈,你说得不全对头,应该说是他年轻时是最帅的帅哥。”他说完,又是哈哈一长串的笑。

    “他是老头?您也喜欢老头?”我故意问。此时,我已经基本可以确认与他一起喝酒的是坤叔了。只是我奇怪的是,坤叔为啥要避开我与大肚佛单独见面,难道他们之间真有什么我还不知道的秘密?

    “他应该是一个半老的老头,也是一个人见人爱的老头。”

    “人见人爱?”

    “是,你见了他也会爱上他的。哈哈哈。”

    “他没有留下来一起过夜?”

    “没有,他有事今晚到北京出差去了,十点的飞机,刚起飞不久。”

    “啥?十点的飞机?”尽管我已经可以认定就是坤叔了,但当事实更一步确定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的大声问了一句,又觉得不妥,急忙压低声音:“看来,他的工作很忙,节日期间还得出差,而且是这个时候。”

    “他是一个相当有名的人物。”

    “他是谁?”

    “这个嘛……我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他和你一样胆小,从来都不会轻易公开自己的身份。”

    “哦,这样好。除了您这个万人迷之外,他的情人一定不少吧?”

    “你这是啥子意思呦?”

    “您不是说他长得人见人爱吗。”

    “人爱归人爱,可他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他从来不会轻易与人来往的。”

    “噢?”

    “哈哈,毛毛虫呀,你对我的老朋友似乎很感兴趣?”他又是大笑,接着又似乎是想起啥来:“哦对了!我差点搞忘鸡X球了,我的这个朋友也就是和你上回你讲的梦中情人很相像的那个人。”

    “我的梦中情人?”

    “哈哈,你不会比老头子我的记性都还要差吧,你上回明明讲啥你的梦中情人要小眼睛,要深沉,而且还要是55岁吗?”

    “哦,我好像……是说过,看来您老人家的记性不错嘛。”
    “哈哈哈,那是当然!我可是一直把这事放在心上呢,我这个人呐肚大心宽,大伙都叫我大肚佛,我还真就一副菩萨心肠,最爱从中牵线搭桥,说不定呀,我还真就会成为你的红娘呢。哈哈哈……”

    “是吗?不怕我夺您所爱?”

    “屁话!他哪会喜欢我这样的胖老头嘛,他喜欢的是长得帅又有素质的漂亮小伙子。”
    “呵呵,那看来我是没有希望了,第一我不是漂亮的小伙子,第二我没有很高的素质。”

    “哈哈哈,想不到你的胆子也太小吧,还没有见面呢,就打退堂鼓了?我一定得让你们见面,不过前提是你要先与我见面,我必须要为我的这个好朋友把好第一关。”
    “哈哈哈……”我也忍不住笑。

    “笑啥?我都没有见你,又啷个敢把你介绍给他嘛?”

    “看来,我是不去您老的同人堂不行了,为了您那位非常优秀的朋友,为了我的梦中情人。”

    “这个是当然!我早说过你应该到我这里来嘛,我这里真的有你写不完的故事。”

    “比如?……”

    “比如……长相俊美的小哑吧,比如憨厚朴实的民工汉子黄老大,比如我们称他忧郁王子的流浪歌手,比如据说是本市最漂亮的卖身老头……比如再有我这个人见人爱的万人迷的同人堂堂主,比如……”他一口气说了太多,害得我一时记不下来。

    “小哑吧?”我打断他的话,问。民工同志很多,靠出卖肉体为生的同志也不少,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哑巴当中也会有同志。而且这是在我今天一早在坤叔家听他提到小哑巴过后又一次提到小哑巴。看来,小哑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而且可以证实,小哑巴也是同志。

    “是,不要看他是哑吧,他长得可算是万里挑一,而且他很忠诚,他只爱一个人……”

    “噢?听起来还真有点意思,一个长相出众对爱忠贞不移的小哑巴同志,只是不知他到底有多小,又只爱哪一位?”

    “他今年刚好二十岁,他只爱的那个人嘛……等你与我见面时我再讲给你听。”

    “呵呵,有一天我会知道小哑巴的。不过相对于小哑巴这个难得的创作原型,你掉了一个更为关键的人物。”

    “是不是哟?你说是哪个?”

    “你刚才说过的那位不一般身份的老朋友,像极我梦中情人的那位名人同志,这一定才会是文章吸引人的核心,如果我再要写小说,一定会将他作为主人公的原型。”

    “恁个是嗦,不过我可不敢让你写他。”

    “怕啥,小说嘛,又不是纪实报告,我只是想借他这个人物原型进行艺术的再创造。”

    “这个……”

    “我们明天可以见见面吗?”我问。

    “啥?你真的愿意到我同人堂来了?”听我突然主动堤出来要见他,他似乎惊喜。

    “我是说我们可以先找个地方见见面。”

    “要得!当然要得!你快说在哪里见面?要不就在今晚算了……”他似乎有些急不可待。

    “今晚?呵呵,太晚了。”

    “晚个啥子嘛!你打车过我同人堂来,从市区到我这里五十块钱就够了,我等你。”

    “呵呵,尊敬的大肚皮老爷子,为了不打扰你今晚的好梦,我看还是明天再见面吧。”

    “哈哈哈,看来你还是不放心我这个老头子,担心老头子我对你非礼是不?实话给你讲吧,我想非礼你也不行了,那玩意儿不中用了。”

    “那您就不怕我非礼您吗?”

 
“只要你今晚敢来,老爷子我让你享用……哈哈哈……”
 
  听大肚佛玩笑越开越远,我想他一定也能说出更加肉麻的话来,便急忙转移话题:“呵呵,看来在下今晚是无法享用您老人家这道美味的大餐了,您还是说说明天我们在哪里见吧,地方您定,您方便就行。”

    “唉!看来你今晚是不敢来了,让老爷子我空欢喜一场。”他叹了一声气,又似乎是在开玩笑,接着又道:“那你晓得八码头不?”

    “当然知道。”

    “那你就到八码头来嘛,从那里再往南二百米,江湾处有一家吃江水鱼的好地方,离我家没得好远,我作东,请你吃长江鱼。”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就在江水鱼坊。”

    “明天中午十一点。”

    “要得要得!再见!到时我等你。记住,就在三楼的听雨包间,我提前点好菜等你。”


    下了QQ,关上电脑,洗完澡回到床上躺下。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发呆。

    渐渐地,灯光幻化成光圈,如水之涟漪,缓慢的四散开来,光圈的中心,时隐时现的出现了坤叔那玉雕一般有型有力的脸庞,他似乎是在佯怒的瞪着我看,接着他又似乎笑了笑,两边的嘴角微微上翘,上唇一抹浓黑的胡须便愈加性感迷人起来……最后,我便在坤叔那模糊而又清晰的影像中渐渐睡去。

    这一觉竟睡得出奇的香,还似乎于迷糊中感受到了坤叔那有力的臂膀和嗅到了从他腋毛丰盛的腋窝里散发出来的雄性十足的味道。

    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外面艳阳高照。

    今天就要去见大肚佛了,虽然已经与他在坤叔家匆匆碰过一面,但那天并没有表明我明哲就是毛毛雨的身份。今天我得正面与他相见了。虽然我已经可以肯定坤叔的同志身份,但直到目前为止,我对坤叔还知之甚少,坤叔对我来说还是一个迷。

    我有必要也必须通过大肚佛了解到更多关于坤叔的生活。坤叔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坤叔又怎么会与本市同志圈的知名人物大肚佛成为知心好朋友?在坤叔这样一个绝品熟男同志身边,是不是已经娇宠成群?

    清洗完毕,又刻意的打扮了一下自己,还特意的戴上了纯黑色的宽边遮阳帽。

    将车开到八码头的时候,正好是上午十一点差十分。

    又沿着滨江路往前慢行,很快便看了一块“长江鱼坊”的招牌挂在一条轮船之上。

    渔坊开在船上,想必生意一定不错。

    找靠边的地方停好车,踏上通往轮船的板桥,江水浑黄,虽不见波浪,但能明显的感觉到脚下的板桥在上下左右的摇晃。

    走到近处一看,才知道这并非一条真正的运输轮船,而是模仿游轮建造的一个水上餐馆。

    踏上轮船,竟突然开始紧张起来。今天之前,我从来没有以一个同志的身份与人约见过。

    事实也应该如此。作为一名同志,我相信没有一个人会轻意的将自己的身份公开。每一个同志都渴望爱,都向往爱,但更多的时候,我们都只能隐于暗处,将一份无法表白的真爱深埋于心底,偷偷的注视着自己所爱的人。

    爱是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但同志之爱却无法战胜世俗的偏见,同志只能生活于不为世人所知的阴暗角落。这是同志真正的悲哀。

    也许大肚佛早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如果我与他从不相识,或者是他并不知道我真实的名字和记者身份,那么,或许我会多一些胆量和坦然。因为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大都市,相见之后便是茫茫人海。

    但事实上,因为在坤叔家的一次巧合,大肚佛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如果他再将我的身份泄露出去,那又该如何是好?

    大肚佛会是这样的一种人吗?也许都是我多虑了。拿坤叔稳重的处世态度来说,他都敢与大肚佛交往,这应该可以证明,大肚佛是一个可以信任之人。

    我想得太多,竟然一时不知该是进是退。

    “怕啥?你来都来了难道还打算回去不成?”我暗暗给自己打气:明哲呀明哲,你不是爱上坤叔了吗?今天是你确认坤叔性取向和他生活的最好机会,难道你就这样放弃?
的服务小姐走过来问。

    “哦,我……我已经约人了,在三楼的听雨……”

    “先生!您是说的听雨包房吧,已经有一位老先生先到了,请您跟我来!”服务小姐甜甜的笑着,轻摆腰肢在前面带路朝着三楼走去。

    这下我是不能再犹豫了。跟着服务小姐往楼上去去。

    很快到了三楼,拐了两个弯,她停了下来,已经到了听雨包房门外。她正要敲门,我急忙拦住了她,示意她走开我自己来。
    她笑了笑,又轻移莲步走开了,很有节奏的高跟鞋踏在木地板上的声音渐渐远去。

    猛吸一口气,我又往下压了压帽沿,轻轻的敲响了房门。

    “哈哈哈,大作家呀,我们今天终于是相见了,老爷子我可是早就盼着这一天呢……”门开处,大肚佛招牌式的声音如风一般扑了过来,在我还来不及仔细端详他的时候,我便被他肥实的双臂紧紧的搂在了怀里。而他这热情而又突然的动作,让我有些无以招架。

    他比我稍矮,但力气很大,体重明显高出我太多,他用双手搂住我的腰,于是他肥硕而略显松软的肚皮便与我的腹部紧紧的贴在了一起,感觉有些烫还有些圆滑。他圆圆的光脑袋则贴在我左边的脸,用劲很大,让我很别扭,但又不好意思强行将他推开。

    “来!大作家!让老爷子亲一个!”他抬起头来眯着双眼看了看我,不容我反应过来,已经将嘴在我的左脸荚上叭叽了一下,这才松开双手,又望着我打了一串的哈哈。

    真是吊儿郎当的一个老头子!在还没有完全肯定我就是他要会的毛毛雨之前,居然就敢在这门口放肆拥抱,也不怕别人上来时撞见。

    再借机打眼细看,他上身穿白色的绵织对襟坎肩,可透过两侧宽大的开口处看到里面饱满白晰的肥肉,稀疏花白的腋毛硬是被腋窝里的肥肉给挤了出来。下穿白色的直筒裤,脚穿黑色的圆头布鞋。看起来就像是刚打完太极拳一般,又大又圆的肚皮的轮廓清晰可见,像一个大圆球在一条布口袋内来回的滚动,煞是有趣。

    “您好大肚佛堂主!尊贵的万人迷先生!感谢您这热情的拥抱!”我调侃,与他握了一下手,他的手掌虽不算宽大,但又肥又厚,捏在手里很软很舒服。

    转身进入包房。这是一个不大的小包房,里面只有一张小圆桌和一角的小茶几,外加一条黑色的小沙发。木板墙的一方,大大的窗户正开着,可见外面浑黄的江水和对岸圆滑的山头。

    “哈哈哈,大作家呀,如果你喜欢我的拥抱,要不我们再来一次?”他在后面跟了上来,看来,他是把我的话当真了。

    “呵呵,在下害怕您的热情让我无法呼吸!”

    “哈哈哈,看来老爷子我刚才用劲太猛了一些,你们写书的人就是会说话。”他又是哈哈一笑:“毛毛虫大作家呀,想不到我们能有相识的这一天,自从看了你的文章过后,我可是想见你得很呢。你快快请坐!我的菜品已经点好了,就等你来,我这就通知上菜。”他不停的说。对于我的到来,他似乎有些过于激动而略显慌乱,也或许是他的眼神不好,在我宽边墨镜和遮阳帽的掩护之下,他一时还没有认出我来。

    “谢谢!您也请坐!很高兴今天在这里与您再次相遇。”我说。

    “再次相遇?哈哈……你真会开玩笑,我们啥子时候见过哟?”他意外,急忙问。皱着两条银白的寿眉,用右手摸了一把光光的头顶,接着右手又回到下巴上,捋着下巴上灰白的胡茬,一脸的迷惑,眯着一双几乎找不到眼球的眼睛细细的打量着我。

    “我们当然见过!”我说,取下帽子,理了理头发,抬眼看着他似笑非笑。

    “哦……你是……你是……你是……”刚刚在我对面坐着的他,这下又急忙站了起来,似乎是已经认出了我来,但又像是一时想不起我的名字。

    “呵呵,尊敬的林老爷子,想起我来了吗?”我还是笑着看着他。这一下啥都放开了,我反倒是一下平静了下来。

    “唉呀我的个娘!哈哈哈……明哲!我想起来了,你是明哲!原来毛毛雨就是明哲,明哲就是毛毛雨,我们在代大律师家见过,你是日报社的高级记者……我真的一点也没有想到毛毛雨就是你,难怪你的文章写得恁个好,原来你是有名的大记者……哈哈哈……”他终于是认出了我,嘴里说个没完,像似突然发现新大陆一般欣喜若狂。

    “您错了!我叫毛毛雨!”

    “哈哈哈……我说明大记者呀,老爷子我都认出你来了你还装啥子嘛,你本来就是明哲大记者嘛,就算是老爷子我眼不好使,可人还是认得出来的嘛……”说完,他上前扶着我的双肩左看右看,又用手捏捏我的脸夹,再用他肥厚的手掌拍了拍我的屁股,接着又是哈哈大笑不止,一身的肥肉更是上下左右抖动个不停。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