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年人-家园

温馨的家欢迎您!

 
 
 

日志

 
 

【转载】【引用】同人堂【二十】【恋老情怀】  

2016-03-26 20:20:17|  分类: 男人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同人堂【二十】【恋老情怀】 - 眷恋夕阳 - 【天堂的颜色】来自天堂的故事--
 
 
 
“不!我只叫毛毛雨。”

    “哦……是!是!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这里只有你我两个人,没有别人听得到,不会有人晓得你的真实身份。”他说,摸着老袋望着我讪讪的笑。

    “这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我看了看窗外,回头看着他笑。

    “是呀,这里不错,就是偏了一点,好多的人都不晓得,生意并不啷个好,不过这里的鱼不错,就是价格贵点。”

    “听说是这一片已经规划成了保税经济开发区,不久将着手大力改造建设,将来,这里将成为本市最大的集装箱码头,而且将吸引上百家世界知名企业入驻。”

    “哎,就是,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想不到却在最后还得被赶走。”

    “您就住在这里?”
    “是!就前面不远的地方,住了一辈子了,我还真舍不得呢。”
    “是有点可惜,不过这样也好,您不就可以得到一大笔的拆迁费了嘛,这可是许多人想都想不到的好事呢。”我笑了笑。

    “嗨!我要恁个多钱干啥?黄泥巴都埋到脖子上了,今晚脱下的裤子还不晓得明天是不是穿得上呢。”

    他说得有趣,我忍不住笑,然后又问:“您一个人?”

    “我老伴去逝多年了,还有一个儿子,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找了一个北京姑娘成家了,给我生了个孙子都上初三了,有了媳妇儿子就忘了爹,加上他工作太忙,都好些年没有回来过了。”

    “是吗?其实他应该多回来看看您才对。”

    “哈哈哈,你说得是,可他总说他走不开,我去年腊月到北京与他们一起过了一个年。他们非得留我在北京住下来,我实在住不习惯,就又跑回东江来了。”

    “呵呵,这样也好,一个人住着更方便嘛,您就可以大胆的与人来往了,你不在同人堂大家都会想您的。”

    “就是就是,不然也不会有同人堂了,我那里独家独院,除了圈内熟人,没有人晓得我同人堂。”
    这时,饭菜上来,首先是一盆清沌鲢鱼鱼头汤,接着是一大盘的蒜烧鲢鱼和一大碗油烩鲢鱼片,上面浇着鲜红的西红柿酱,看起来很有食欲。

    “就三个菜,总共一条鱼,算是一鱼三吃吧。”他呵呵一笑。

    “两个人吃不了多少,点多了浪费。”

    “喝点啥子酒?”

    “对不起!我开着车,不能喝,您自己随便,我来一个王老吉陪您。”

    “啥?你不喝酒?第一次见面不喝酒哪行!”
    “不是不喝酒,是因为要开车不能喝酒。”我报歉的笑了笑。

    “喝了酒不开车不就行了嘛,我家离这里近,喝了酒到我家睡觉去,等酒醒了再开车回去就是了。”

    “呵呵,不行,我下午还有事呢,等下回吧,再找不开车的时候陪您老人家好好喝一回。”

    “唉,那就只能我一个人喝了。”他似乎有些失望,又自己要了一个二两重的老白干,然后又要了一个王老吉。

    “来!尊敬的万人迷先生!为我们今天再次相会干杯!”我举起酒杯。

    “哎,好好好!老头子我就等着这一天呢,我没有想到你居然就会是明……”他可能是发现自己说错了,又急忙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嘴巴,讪讪一笑:“又说错了,该打!”

    看他可爱有趣的样子,我忍俊不住:这回就免了吧,下不为例。

    “要得要得!下不为例,为我们今天再次相会干一杯。”他打了一个哈哈,碰了碰杯,一仰脖子,将酒一干而净。我意思一下的与喝了一口。

    “来!明哲,你多吃鱼……”他说,可能是又发现自己说错了,马上又用手打了自己一嘴巴,使劲还不小,我都听到了啪的声响。打完,他看着我讪讪的笑,看起来很傻。
    和他网聊过很多次,相比于网上聊天时的自在随意,大大咧咧口无遮拦的他,这面对面的时候,他却显得有些拘禁,我猜想可能是因为他没有想到我就是明哲,也许正是因为我的记者身份反而让他多少有些放不开。

    边喝边聊,渐渐的看着他有一些醉意了,又白又胖的圆脸上,已经可见丝丝的红晕。话也开始多了起来。
    “明哲……哦,毛毛雨呀,老爷子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和代大律师居然是相好,算你小子本事大,居然将他那样一个绝品给弄到手了,你还逗老头子玩说啥梦中情人,难怪你将你的梦中情人讲得和代律师一模一样,你那就叫做比着葫芦画瓢,握着鸡X画枪,害得老头子还诧异了好一阵子呢,啷个也想不明白你的梦中情人竟会与代大律师长得一模一样。”他说完,捂着大肚皮打了一个酒嗝,又将头伸过来压低声音问:“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悄悄给老爷子我讲讲代大律师的床上功夫啷个样……他……他的玩意儿长得好不好……”
    “呵呵,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没有您说的这些。”

    “哈哈哈,你怕啥子嘛,这里又不会有别个听到。再说了,你那晚不明明就住在他家嘛,两个男人睡在一起,鬼才相信你和他不做出啥花名堂来,再说一块肥肉都送到他嘴边了,他还会放过你?”
    “听您老人家的意思是说,您聊天时所讲的那位非常优秀的同志朋友就是代大律师了?而且还是一个色心很重的同志?”

    “这个是当然了!”他脱而出。又似乎觉得不妥,看着我笑了笑。
    “喜欢他的人很多?我……意思是说他的情人很多吗?”我看着大肚佛。问。这正是我所关心的问题。

    “哈哈哈,你说他有多少情人我啷个会晓得嘛,他与人上床的时候我又不在场……”他说完,又似乎发现了我盯着他看的眼神,有些不自在:“他那种天下难找的男人,肯定会有不少的人喜欢他了。”
    “那您和他呢?”我试探。

    “那我就实话给你讲嘛,我倒是想与他有点啥呢,可我不是他喜欢的类型,顶多只能找机会与他来个搂抱啥的,想亲个嘴都不得行。”他笑了笑又接着说:“对了,毛毛雨呀,我现在发现你和他才真正的算得上是天设一对,地造一双呢,你看你们俩个都有素质有地位,又都有名气,再一个,又都长得勾人……你和他不管是素质和外表,都是绝配,老爷子我祝福你们能天长地久,地久天也长……”他似乎是真有些醉了。

    我暗自苦笑,心想我可是和坤叔之间可是啥事都没有呢,他倒是说上天长地久了。
    “不对吧老爷子!既然您与代大律师之间啥都没有发生过,那您又怎么知道他是同志?”我接着问。这正是我的疑惑之处,一直奇怪他们俩个怎么会认识,而且听坤叔讲还是很好的相交多年的老朋友。

    “哎,这个……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嘛。”
    “不相信我?”

    “这个嘛……说来话长。”他看了看我,抿了一口酒,接着又叹了一口气:“毛毛雨呀,实话给你讲吧,其实在我同人堂,除了我和小哑吧之外,没有其他人见过他,大家都只晓得有一个有钱的大老板经常会给同人堂赞助一些经费,虽然大家都想见见这个不平常的人物,但却没有谁真正见过他,真正晓得他同志身份的人也只有我一个,虽然小哑巴也认识他喜欢他,但却不知道他的同志身份。”

    “噢?是这样?他还经常给同人堂赞助经费?”

    “其实同人堂这个名字都还是他给取的呢,也可以说是他出钱创办的呢。”
    这下我是更糊涂了,既然坤叔就是同人堂的资助者和创办人,那为啥整个同人堂除了大肚佛和小哑吧之外,没有其他人见过他?而且真正知道他同志身份的也只有大肚佛一个人?
    “呵呵,那在同人堂之前呢?您又是怎么和他认识的?”
    “哎,毛毛雨呀,我相信你也不会讲出去,为了不让我心里憋得难受,老爷子我就把一切都讲给你吧,我认识代大律师是因为小哑巴。”

    “因为小哑吧?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是我收养的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无名无姓,都叫他小哑巴。”
    “也是同志?”

    “他喜欢老头,但他从不与其他任何老头交往,他只与……”他没有说完,又看着我笑了笑。
    “他只与谁?”我接着问。心里祈祷着,但愿这个人不是坤叔。
 
 
“哈哈哈,唉呀我说大记者呀,你就不要问恁个细了嘛,以后你自会晓得的。”看来,他不想说得太清楚。

    “因为小哑巴您才和坤叔认识?难道说小哑巴与代律师有关系?小哑巴只喜欢的人是代律师?”我开始紧张。
    “啥?不不不!您想歪了,是因为小哑巴被人欺负,我找律师打官司的时候认识了代律师。”
    “小哑巴被人欺负?还要打官司?”
    “是!小哑巴是一个孤儿,但从小生得漂亮可人,后来进入福利院后,又被送到聋哑学校上学,十五岁的时候,他被学校的一位老师给……”

    “您是说被人性侵犯了?然后就打了官司。”

    “是,小哑巴的聋哑学校就在这八码头附近,我经常会到那个学校去看看,后来晓得了他是一个孤儿,觉着他可怜,加上我一个人太孤单,便接小哑巴到我家来住,一是我想帮助他,二嘛我也好多一个作伴的人。有一天放学后,小哑巴一见到我就抱着我哭个不停,还用笔写出了他受学校一个五十多岁的男老师欺负并弄伤他屁股的事情来。老子我当时一听,肺都差点气炸了,跑去找那个老师理论,还打了那老师一巴掌,可那个老师反倒打一耙,说是小哑巴先勾引的他,面且还警告我不要声张,要真把这事闹大了看我啷个收场,更气人的是,他还说小哑巴与我无亲无故,关我屁事。我想也是,这种事情要真的一旦抖了出去,那个老师便一辈子抬不起头,就连小哑巴也会被人指指点点,我不想再让他再受到伤害。于是便放过了那个老师,想着同志都不容易,给人一条活路也是救人一命吧。”

    听大肚佛如是讲,看得出,他是一个心善之人。
    “那后来又为啥要打官司呢?”我又问。

    “就是,就是,我本打算放他一条生路,可他并不痛改前非。见我没有再找他麻烦,他反而是得寸进尺了,总是找机会与小哑巴亲近,小哑巴害怕,后来硬是不敢去上学了,整天呆在我家里不愿出门。我想一个哑巴,不上学就不上吧,只要能认字写字就行,等他再大一点过后,我再想法帮他找点事做能养活他自己就行了。可那个老师居然找到我的家里来向我摊牌,说是他是真心的喜欢小哑巴,希望我成全他们,他还说他会好好待小哑巴,帮小哑巴找工作,让小哑巴有一条自己的生路,还说小哑巴其实也很喜欢他,只是我在从中作梗,又说啥如果小哑巴离开了他,他会生不如死……”

    “看得出他真的很爱小哑巴,是出自于真情。”我又说。心里不免感伤,同志圈内,师生爱是很常见的一种,有不少的同志也都是被自己的老师开发而走上了同志这条不归之路的。相对于社会上众多的低俗的同志情欲,师生情爱其实更显纯洁。但这个老师错就错在把自己的一厢情愿强加于人,小哑巴不喜欢他,他就应该放手。
    大肚佛听我问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用手抚摸了一把自己圆鼓鼓的肚皮,说:“我也承认他确实是真心喜欢小哑巴,可小哑巴并不喜欢他,再说小哑巴那时还小,我不希望小哑巴也走上同志这条路,在这个圈内我深有体会,所以我坚决的回绝了他的要求。”

    “您这样做是对的。”

    “我正是恁个认为,可正是我的掺和,他对我生了恨心,居然恐吓我说是要我不让出小哑巴,他就将我和小哑巴的丑事传讲出去,让天下人都晓得。”

    “您和小哑巴的丑事?您和小哑巴之间……”我急忙问。

    “嗨!这都是他乱说的,其实他根本就不晓得我的同志身份,他这样做只是想要达到他自己的目的。再说了,我和小哑巴那时根本就没有这种关系。”

    “那时没有这种关系,您是说现在您和小哑巴已经有了这种关系?”我紧跟着问。

    他笑了笑,但没有直接回答我这个问题。事实上,我也已经知道了答案。

    “尊敬的大肚佛先生!您还没有说为啥又打起了官司呢。”为了不让他难堪,我转移话题。

    “哦,是,是,后来,他见恐吓我也不管用,便借一个我外出办事的机会,将小哑巴悄悄骗走了,藏在一个我找不到的地方。我知道这是他所为,不然小哑巴不会无故离家出走的。又担心小哑巴有啥危险,于是我报了警,在我的指引下,警察赶到学校,从学校的教室里将他带走了,在警察的询问下,他承认了他因为爱小哑巴而将小哑巴藏起来的事实,但不承认存在强迫发生关系的行为。于是,公安部门先按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为由将他拘留,再后来又将他移送司法机关。”

    “于是您便找了律师?其实您是用不着找律师的,让司法机关自己处理就是了。”

    “可我不放心,坚持自己找律师,开始我找了好几个律师,他们一听说是同志关系纠纷,便都不愿接。再后来,我找到了代律师。”

    “他帮忙代理了这个案子并打赢了这一场官司?又为小哑巴得到了应有的人身伤害赔偿?”我问。料想也应该如此。

    “没有,官司没有打起来,代律师接手这个案子过后,做了我的思想工作,让我和解。不要把这种事扯得太大,不然对谁都没得好处,尤其是对小哑巴来说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再者,我也怕这事闹得太大后,让我那在北京工作的儿子晓得,到时可就麻烦大了。”
    “可司法机关已经对他提起了诉讼呀。”

    “不过代律师本事大,硬是将这事给调解下来了,那个老师道了歉并作了再不找小哑巴的保证后,也被放了出来。”

    “那您后来再见过他吗?他有没有再来找过小哑巴?”

    “没有,听说是学校开除了他,他自己的家人也晓得了这些事,他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家,再后来就不知所踪了,这五年以来一直没有见到他。”大肚佛说,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您在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说不清,不过我现在真的有些可怜起他来了,但愿他过得称心如意。”他说。叹了一口气。

    称心如意?我暗想,一个自己同志身份被暴光的人,一个因此被家人丢弃的人,日子还能过得称心如意吗。听了这个故事,除了对那个老师进行谴责,但在内心深处,又隐隐的生起怜悯之情来。

    “来,大记者,不说这事了,我们喝酒。”他说完,将一小杯酒一干而净。

    我也笑了笑,端起王老吉喝了一口。
    “大堂主,也许正如您所说,您们同人堂的每一个人都有故事,今天听了您讲的这个故事,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不错的故事素材,一个典型的同志三角挣夺战的故事。”

    “哈哈哈,你笑话我嗦!”他打了一个哈哈,气氛开始从刚才的沉闷中舒缓过来。

    “小哑巴是一个不简单的人。”我又说。

    “是,虽然他是一个哑巴,但他却很聪明,写得一手好字,还会上网会玩手机,比起正常人没得两样,长得真的很好看,今年他已经二十岁了,现在市区的一个大酒店里做服务生。一有时间就会往我这里跑。”

    “他也很爱您?您所讲的小哑巴一直所深爱的人便是您?”我问。
    “哈哈哈,他不只是喜欢我,还处处把我防到起,生怕我被别个抢走,就连晚上睡着了都搂着我不放呢。”

    “呵呵,看来他还是一个专情的小哑巴。”

    “他是太专情了,一不小心他就会与我赌气,几天都不理我。”

    “我想他不会无缘无故的生气吧。一定是您老人家背着他……”我看着大肚佛。

    “屁话!他从来没有捉到过我……”他说,又似乎觉得说错,急忙住口。

    “哈哈哈,我说大肚佛堂主呀,您呀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岁数大了,小心身体。”

    “你说啥哟!我这个人是嘴色心不色,就算是有那个心也没有那劲了。哈哈哈……”

    “对了,您也像小哑巴爱您一样爱他吗?”我问。

    “我像他喜欢我一样喜欢他。”

    “为什么是喜欢而不是爱?”我奇怪。

    “我比他大50岁,他叫我爷爷,我承认我喜欢他,但却不是你们所认为的那种同志之间的爱。”
    “呵呵,您的意思是说您与他之间除了爱,更多的是亲情?于潜意识里您不是把他看成爱人,而是把他看成是你的亲人,比如说是您的孙子……”我问。
    “哎呀,我说毛毛虫呀,会写书的人就是不一样,老爷子我一直都是这种感觉,可就是说不明白,你这下可是帮了老爷子我的大忙了,为了感谢你,老爷子再与你碰一杯。哈哈哈……”他说,端起酒杯,很兴奋。

    我笑着与他碰了碰杯:“您应该要好好的珍惜他,爱护他,而不仅仅只是可怜他。并祝福您们爷俩幸福快乐!”我说,终于放下心来,一直担心坤叔会与小哑巴之间有啥关系,看来是虚惊一场。

    “多谢你的提醒,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对了,也就是因为小哑巴的官司事件,您知道了代主任的身份?”弄了半天,话题又回到了起点,我这次来见大肚佛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要最终核实一下坤叔是不是同志和多了解一些关于坤叔的生活。

    “开始不晓得,后来他又主动找到我,说他愿意出钱让我成立一个帮助有困难的同志的同志场所,于是便有了现在的同人堂,再通过两年的接触我便知道了他的同志身份,但他警告过我,让我不许向第二个人讲。”

    “哈哈哈,那我是您所讲的第几个人?”

    “第一个,你是第一个从我这里知道代主任同志身份的人,其实我不说,你也已经晓得了代律师是同志不是?毛毛虫呀,要不是我与你在代律师家见过一面,我还真不敢把这个绝密的信息告诉你呢……哈哈哈……”大肚佛捂着大肚皮笑得很开心。也许在他看来,坤叔的同志身份其实是我自己早已知道的事情,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这下说出来只不过是又做了一个顺水人情而已。于是我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中国谚语大全 - 眷恋夕阳 -眷恋夕阳 博客

 

透明Flash素材—眷恋夕阳及代码 - 眷恋夕阳 - 欢迎光临  眷恋夕阳


点击进入【眷恋夕阳的首页】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