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加关注
t"htt=stynewbulletinstip" class="newbulletinstip phide"> de2="hde2="hde2="h显示下一条ht:2de2="hde2="h|de2="hde2="h关闭ht:26e2n
t"htt=stysinaoauthtip" class="sinaoauthtip phide">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ht:2de2="hde2="h|de2="hde2="h关闭ht:26e2n t"htt=sty$_faxiantip" class="faxiantip phide"> t"ht> im rand t/div>
t"ht> im rand
t/div>
t"ht> im rand
t/div>
im ra im ra

老年人-家园

im rand

温馨的家欢迎您!

im ra
tdiv class="f h ztag">
ht:26e2n
tdiv class="r h">de2="h
de2="h
de2="h
de2="h
i
i
i i
i
i

日志hth2>

de2="h
tdiv class="r tr th">de2="h
i
i
i
i t"htt=sty$_newOldBlogLinkTopDiv" class='top fc03 bdwb bdc0 bds2 clearfix'> i
i i
i
本文转载自吴锡安(亚亚)ha class="fc03 m2a" target="_blank" href="http://blog.163.com/wxa45/blog/static/246464201511153530247">《“我叫山果”》ht:2
i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de2="h “我叫山果”

转发朋友的真实报道,我不禁落泪了······

“我叫山果” - 吴锡安(亚亚) - 吴锡安的博客(亚亚)

de2="h de2="h de2="h我常抱怨日子过得不称心。我知道這么想沒有什麼可指责之处,人朝高处走,水低 处流 嘛。但是怎么算过得好?应该和谁比?我不能說不模糊。前些日子我出了一趟远门,对这个问題好像有了一点感悟。
我从北京出发到云南元某县,进入川滇边界,车窗外目之 所及 都是荒山野岭。火车在沙窩站只停兩分钟,窗外一群约十二三岁破衣烂衫的男孩和女孩,都 背着背篓拚命朝车上挤,身上那巨大的背篓妨碍着他们。
我所在的车箱里挤上來一个女孩,很瘦,背篓里是滿滿一 篓核 桃。她好不容易地把背篓放下來,然后滿巴掌擦着臉上的汗水,把散乱的头发抹到后面,露 出俊俏的脸蛋儿,却带着菜色。半袖的土布小褂前后都是补丁,破裤子裤脚一長一短, 也滿 是补丁,显然是山里的一个穷苦女娃。
车上人很多,女孩不好意思挤着我,一双手扶住椅背,努 力支 开自己的身子。我想让她坐下,但三個人的座位再挤上一個人是不可能的,我便使劲让让身 子,想让她站得舒服些,帮她拉了拉背篓,以免影响人們过路。她向我表露着感激的笑 容, 打开背篓的蓋,一把一把抓起核桃朝我的口袋里裝,我使劲拒绝,可是沒用,她很執拗。
慢慢地小姑娘对我已不太拘束了。从她那很难懂的话里我 終于 听明白,小姑娘十四了,家离刚才的沙窩站还有几十里,家里的核桃樹收了很多核桃,但汽 车进不了山,要卖就得背到很远的地方,現在妈妈病着,要錢治病,爸爸才叫她出來卖核 桃。她是半夜起身,一直走到天黑才赶到这里的,在一个山洞里住了一夜,天不亮就背起篓子走,才赶上了这趟车。卖完核桃赶回來还要走一天一夜才能回到家。
「出這么远门你不害怕嗎?」我問。
「我有伴兒,一上车都挤散了,下车就見到了。」她很有 信心 地說。
「走出这么还卖一筐核桃能賺多少錢?」
「刨除來回车票錢,能剩下十五六塊吧。」小姑娘微微一 笑, 显然這个数字給她以鼓舞。
「还不夠路上吃頓饭的呢!」我身边一位乘客插話說。
小姑娘马上說:「我們帶的有干粮。」
那位乘客真有点多話,「你帶的什么干粮?」
「我已经吃过一次了,还有一包在核桃底下,爸爸要我卖完核 桃再吃那些。」
「你带的什么干粮?」那位乘客追問。
「红薯面饼子。」
周圍的旅客闻之一时凄然。
就在这时,车箱广播要晚点半小时,火车停在了半道中 间。我 赶忙利用这个机会对车箱里的旅客說:「这个女孩带来的山核桃挺好吃的,希望大家都能 买一点。」
有人問:「多少钱一斤?」
女孩說:「阿妈告訴我,十个核桃卖兩角五分钱,不能再 少 了。」
我跟着說:「真夠便宜的,我們那里买八块钱一斤呢。」
旅客紛紛来买了,我幫着小姑娘数着核桃,她收钱。那种 核桃 是薄皮核桃,把兩个攥在手里一挤就破了,生着吃也很香。一会儿,那一篓核桃 就卖去了多半篓。那女孩儿仔細地把收到的零碎钱打理好,一脸的欣喜。
很快到了站,姑娘要下车了,我幫她把背篓背在肩上。然 後后取 出一套紅豆色的衣裤,放进她的背篓。对她说:「这是我买来要送给我侄女的衣服,送你一 套,回家穿。」她高兴地側身看那身衣服,笑容中对我表示着謝意。此時一直在旁邊玩 扑克 的4个农民工也急忙站起來,一人捏着五十元錢远远伸着手把 錢塞 給小姑娘:「小妹妹,我們因為实在帶不了,沒法买你的核桃,这点錢拿回去給你妈妈买点葯。」姑娘哭了,她很着急自己不会表达心里的感謝,脸憋得通紅。
小姑娘在拥挤中下车了,却沒有走,转回來站到高高的车窗跟 前对那几位給他錢的农民工大声喊着:「大爷!大爷們!」感激的泪水紛掛在小脸上,不知 道說什么好。那几位农民工都很年轻l大爷这称呼显然是不合适的。她又走到我的车窗 前 喊:「阿婆啊,你送我的衣服我先不穿,我要留着嫁人時穿,阿婆……」声音是哽咽的。「阿婆,我叫山果,山——果——」
灿烂的阳光下的这个车站很快移出了我们的視线。我心里久 久回 蕩着这名字:山果!眼里也有泪水流出來。车上一阵混乱之后又平靜了,车窗外那一簇簇漫 山遍野的野百合,靜靜地从灌木丛中探出素白的倩影条而而过,连同那个小小的沙窩 站,那 个瘦弱的面容姣好的山果姑娘,那些衣衫不整的农民工,那份心灵深处的慈爱消隐在莽莽群 山中……
i
i
i
i
i
i t"ht> i
i
t/div> i
i i de2="h i 评论这张 i i t/div> t"ht style="display:none" class="ptc phide ztag"> i i i i 转发至微博 i i t/div>
i ha id="publishtolofter" class="toLofter" title="发布到LOFTER" target="_blank" hidefocus="true">de2="h t/div> i
i i i i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i i <#--推荐日志--> i i <#--引用记录--> i i <#--博主推荐--> i i <#--随机阅读--> i i <#--首页推荐--> i i <#--历史上的今天--> i i <#--被推荐日志--> i i <#--上一篇,下一篇--> i i <#-- 热度 --> i i i <#-- 网易新闻广告 --> i i i <#--右边模块结构--> i i <#--评论模块结构--> i i <#--引用模块结构--> i i <#--博主发起的投票--> i i i